富二代抖音app下载安装f2

第二天一早。

等白晓璇和游小七出门后。

秦宁溜了会儿狗,逗了会儿狐狸。

小白狐最近有点嘚瑟,因为深受白晓璇的喜欢,所以家庭地位直线上升,隐隐有凌驾于秦宁之上感觉,秦宁笃定这是个相当危险的信号,故所以决定和小白狐好好聊聊人生。

毕竟它有些迷失了自我。

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。

正和这小白狐大眼瞪小眼,通过意念传达自己的不满时候。

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。

很急促。

秦宁成功的在小白狐萌萌的大眼睛下败下阵来,他黑着脸开了门,瞧见门口站着一脸惊慌失措的吴山,道:“瞎敲什么呢?大早晨起来叫魂?”

“大人,大事不好了。”

吴山进屋后,就是满头大汗的说道。

白皙朵朵甜甜的笑

秦宁斜了他一眼,随后一抄小白狐到自己怀里,撸着毛,道:“一大早的就传坏消息,这坏我一天运势,说,什么事?”

吴山瞧见秦宁那轻轻松松的模样,顿时苦笑连连,只道:“崖骨寨来人了?”

“嗯哼?”

秦宁挑了挑眉,道:“来的什么人?大长老?”

“不是。”

吴山道。

秦宁没好气道:“不是慌张个什么劲?”

吴山嘴角抽了抽。

感情又不是叛徒。

不过这话也只能是心里吐槽了,他忙是道:“大长老不可能轻易离开崖骨寨的,除非是牵扯到寨子生死存亡的大事,但这次来的是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屠亚圣,据说他是蚩尤大神的血脉后裔,其生死蛊神秘无比,除了大长老和他本人,没人知道。”

“知道的都死了?”秦宁问道。

一般来说,都是这种节奏的。

吴山忙不迭的点头。

秦宁嘴角抽搐,而后道:“见到他了?”

“不。”

吴山快哭了,在身上掏出了五个竹筒,只打开后,里面五只蛊虫已经死伤殆尽,他脸上满是恐惧之色,道:“他们都死了。”

“怎么还活着?”秦宁问道。

吴山哭丧着的脸差点僵住,只幽怨道:“您很希望我死?”

“我就问问。”秦宁起身,瞥了眼那竹筒里的五只蛊虫,道:“怎么确定是那个什么屠亚圣干的?”

吴山道:“五只蛊虫皆为自杀,这除了屠亚圣,没人能做到,大长老也不行。”

“有那么点意思。”

秦宁搓了搓下巴。

正巧这会儿电话响起,秦宁拿过来接听了:“么事?”

打电话的是赵晴雨,这大小姐精神满满,道:“我在小区门口,走走走,我们去江家老宅!”

“我这还有点事。”秦宁想拒绝。

但是赵晴雨却是威胁道:“如果让我发现没事,死定了。”

“行了,我这就下去。”秦宁头疼的说道。

挂了电话,秦宁让吴山收起了那五只蛊虫的尸体,道:“这事我知道了,也不要紧张,如果他找上,就通知我。”

吴山道:“我估计我没机会通知。”

“事在人为,要相信自己。”秦宁道。

吴山哭丧着脸道:“大人,就别跟我开玩笑了。”

秦宁摆摆手,道:“瞧那点出息,先跟着我吧,我倒也想见识见识口中所谓的蚩尤后人有什么牛的。”

蚩尤为上古战神。

可谓是家喻户晓的人物。

不过风评并不怎么好,当然成王败寇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,当年被黄帝灭了之后,其血脉后人也是死的死,伤的伤,能存活下来的也是不知所踪,估摸早就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,但今儿个蹦出一个蚩尤血脉后人来,秦宁自然是有点好奇的。

难不成他家族谱传承了五千年?

这略微有点扯淡。

出了小区。

赵晴雨的奥迪A8正停在小区大门口,等秦宁二人上了车,却瞧见一脸困意的黄山也在车上,秦宁愣了愣,道:“瘪三,怎么也来了?”

黄山幽怨的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赵晴雨,道:“还不是赵大小姐,我这昨晚上忙了小半个通宵,觉都没睡一会儿就被赵大小姐敲锣打鼓的给撵到车上来了,真是要命了。”

“黄山,本大小姐可是在照顾。”赵晴雨不满的说道:“我要建个孤儿院,这可是功德善事,别人求我我都不带搭理的,就偷着乐吧。”

黄山翻了翻白眼。

这话就是秦宁说出来老子我都不信的。

坑钱就明说。

别扯这大旗。

秦宁道:“这么一件功德善事,怎么不叫白岚?”

赵晴雨咳嗽了一声,眼珠子转了转,道:“我家亲爱的平时善事做的多,倒是黄山一天到晚不干好事,本姑娘我照顾。”

秦宁和黄山对视了一眼。

这姑娘真不要脸了。

直接说不想坑白岚的钱就得了,还得往黄山身上泼脏水。

黄山虽然言行举止跟个土包子暴发户一样,嘴里骂骂咧咧的,但要说好事,他敢拍着胸口说就这点上,白昊拍马都瞧不见自己后尾灯的。

在大罗山混了这么久。

黄山比谁都知道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的道理。

所以赚了钱的他从不吝啬,明面上的慈善基金,不为人知的近千座山区小学,黄山投入的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
而也因为此。

黄山更看不起那些嘴里讲着仁义道德的名流,实际上什么下流事都他娘的干过。

他觉得满嘴脏话的自己比那些王八蛋强多了。

“我觉得俩在心里说我坏话。”

开车的赵晴雨忽然冷幽幽的说道。

“多想了,怎么可能,夸呢。”黄山一脸感激的说道:“要说还是咱赵大小姐亲,不愧都是自家人。”

秦宁翻了翻白眼。

但赵晴雨却一脸美滋滋的,偷摸的瞥了眼秦宁,而后道:“知道就好,好好做个好人,不要辜负本姑娘的一片心意。”

“行了行了,好好开车。”

秦宁见她嘚瑟起来有点没完的意思,忙是道。

赵晴雨道:“急什么。”

说完。

一脚油门直接踩到底,在有些拥堵的街道上开始横冲直撞,颇有化身女司机的意思。

“我靠,慢点!”

秦宁忍不住骂道。